<form id="vdfdb"></form>

<address id="vdfdb"><listing id="vdfdb"><meter id="vdfdb"></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dfdb"><listing id="vdfdb"><menuitem id="vdfdb"></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vdfdb">

        歐盟“碳中和”玩崩了,中國為何還要繼續?

        文章來源:酸奶別加熱碳交易網2022-05-09 08:45

        從15世紀葡萄牙遠征世界,到18世紀后期的第一次工業革命,歐洲人盡管“內卷”成性,無外乎就是你搶我的地盤,我搶你的地盤的區別,反正肉爛在鍋里。后來,北美大陸的美國崛起,法國和英國人都被趕跑了。美國把拉美當成自己的后花園,老歐洲就開始在走下坡路了。第二次工業革命后,美國經濟超過英國,可美元在世界的影響力還不足以稱王稱霸,直到兩次世界大戰把英鎊干趴下,美元與黃金綁牢鞏固,才成為國際支付貨幣(布雷頓森林體系)。
         
        冷戰背景,無論任何陣營都要發展經濟。美國一家獨大,整個歐洲都被攥在手心里,前有蘇聯毛熊在那立著,后有第三次工業革命紅利輸送,歐洲即便心有不甘,在世界舞臺上還是會選擇做美國的附庸,一唱一和。美元通過金本位支配全球金融,但人算不如天算,二戰的兩個主要戰敗國德國和日本發展勢如破竹,世界經濟格局被打破。一個殘酷的現實擺在美國當家人的面前,就是黃金不夠用了,且美元開始被遺棄。為了不走英鎊的老路,美元不得不與黃金分道揚鑣,傍上能源之王——石油,美元金融秩序才又穩定下來。長達20年的石油危機,美國為能源獨立,深層次介入中東地區事務。美元信用又經常透支,不甘心被美國盤剝的歐洲聯合起來,不僅發行自己的貨幣,還想挑戰能源的話語權。當然,歐洲是沒左右石油定價權的能力,只能謀求能源轉型。第三次石油危機不久,歐洲開始力推新能源,2000年以前的美國幾乎沒把這當回事。歐洲可樂壞了,算是看到了機會,在內部大力推動能源轉型。如果未來是新能源的世界,歐洲不說去壓美國一頭,起碼能做到與美國分庭抗禮。不過新能源一下子還指望不上,舊能源該用還得用。歐洲是不缺煤礦的,但油氣資源缺口很大。擁有現成油氣運輸管道的資源大戶俄羅斯,無疑是歐洲能源“供應商”的首選,這也是俄羅斯和歐盟石油(天然氣)合作,能源血脈相連的由來。
         
        碳中和”之路1896年,瑞典物理化學家提出人類向大氣排放CO2可能會導致地球表面溫度升高;20世紀50年代,科學界對氣候變暖形成共識,開始研究全球氣候變化和溫室氣體的關系;20世紀60年代,許多科學家認為世界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升溫挑戰,原因是化石燃料使用導致CO2在大氣層的快速積累;20世紀90年代,聯合國環境署和世界氣象組織成立了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IPCC得出結論,大氣層CO2濃度增加是全球氣候變化的主要原因,而化石燃料消耗是CO2濃度增加的最主要原因……
         
        如果只是科學家呼吁,在聯合國搞點公約什么的,其實P用沒有。碳中和在歐洲政治能呼風喚雨的關鍵,與“綠黨”的興起有很大關系。世界上最早的綠黨是1972年成立的新西蘭價值黨。綠黨在二十世紀后半期開始在歐洲擴散,最著名的就是德國綠黨。德國、芬蘭、瑞典、意大利和比利時等國的綠黨組織先后入閣,歐洲十幾個國家的政府中一度都有綠黨成員,法國綠黨在2002年大選中得票甚至超過了共產黨。德國的“紅綠燈”現政府,綠黨也占有重要一席。與傳統政黨不同,綠黨的意識形態希望超越階級界線,超越左派和右派,把與人民和自然界共存亡看作是自己的最高目的。綠黨的主張既不是資本主義的,也非社會民主主義的,更不是社會主義的,出發點是全人類的。各國綠黨在理論綱領、意識形態、政策主張及組織原則等方面都有共同的特點,首要一點就是“生態優先”。從時間上來看,“碳中和”的提出發展,與“綠黨”的崛起基本同步,所以“碳中和”的提出更像是一種政治訴求。
         
        1992年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歐盟最早提出氣候發展權問題,將全球分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緊接著,1997年12月在日本京都簽訂《京都議定書》。其目標是“將大氣中的溫室氣體含量穩定在一個適當的水平,進而防止劇烈的氣候改變對人類造成傷害”。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本應將其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7%。盡管克林頓政府簽訂了《京都議定書》,但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參議院從未批準該議定書。小布什政府上臺后,美國政府迅速宣布“退群”。
         
        為應對氣候變化,197個國家于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召開的締約方會議第二十一屆會議上通過了《巴黎協定》,主要內容為:將全球氣溫升幅限制在比工業化前水平高2℃以內,并尋求將氣溫升幅進一步限制在1.5℃以內的措施;每5年審查一次各國對減排的貢獻;通過提供氣候融資,幫助貧困國家適應氣候變化并改用可再生能源?!栋屠鑵f定》的簽署,標志著全球碳中和行動的開始,全球很多國家開始提出自己的中和路線及碳中和目標。于是就有了2020年中國聯合國的雙碳承諾,要力爭于2030年前,使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峰值,并努力爭取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即“3060”計劃。“碳中和”作為一項政治主張,首先需具備兩項基礎條件:一是政治意愿,二是財政儲備。這不是一個基于市場的選擇,需要政策、政府導向,需要強制、權力導向,絕大多數國家的碳中和目標只是在討論作秀中,推動目標承諾最有力的應該是國家立法,其次是官方發布的政府產業政策。最早實際載入法律承諾的是瑞典2045年目標,之后丹麥、法國、匈牙利、新西蘭和英國也將碳中和目標通過了法律。受俄烏戰爭波及,目前歐洲不僅要面臨油價、天然氣價格、電價以及物價的全面上漲,還要扛住突如其來的寒潮。民眾紛紛在室內穿起毛衣,德國、波蘭等地的民眾則瘋狂涌向木材廠,購買木材燒火取暖。據外媒報道,德法兩國將放棄“碳中和”目標,重新開始燒煤炭。
         
        碳交易背后的謀略2015年,奧巴馬政府承諾減排,并簽署行政命令,但特朗普上臺后就宣布,美國不會履行承諾。2021年4月22日,拜登在領導人氣候峰會開幕式發言中又宣布,將擴大美國政府的減排承諾。
         
        美國反反復復,碳中和是又想通了?還是形勢所逼,石油美元在走下坡路,美國不愿意放棄美元霸權必然會拼死相爭,尋找新的貨幣錨點。黃金是不可能了,體量規模太??;糧食作為第一產業的附屬產品,對經濟和金融也不具備支撐作用;反觀碳定價則不同,能源作為經濟的核心支柱,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可以卡死一批國家貿易。當歐盟、中國、美國三個頭部經濟體玩家入局,全球體系秩序新框架就大致形成。
         
        歐盟在碳中和領域入局早,投入的人力和財力較大,歐盟碳排放交易體系(EUETS)于2005年1月1日正式實施,是全球規模最大、運行時間最長的碳市場,可供交易的產品種類齊全,包括配額現貨及金融衍生品等。由于較早完成工業化以及產業轉移,疊加近年來清潔能源革命,歐盟地區的二氧化碳排放已達峰值,目前碳排放處于下降階段,因此掌控了制定全球碳排放標準的話語權。歐洲碳交易成交額占據全球88%以上的規模,歐元成為全球碳交易的主要結算貨幣。全球主要的碳交易所中,逾一半位于歐洲,并大部分以歐元為計價單位。歐盟本來指望著推動全球能源轉型,甚至主導未來的市場格局,和美國掰一掰手腕,現在卻弄得“疾病纏身”到處找電線桿尋醫問藥。從生活到生產,天然氣已經成為歐盟的主要能源之一。據德國聯邦統計局公布數據,2020年天然氣占德國工業總能源消耗的31%,電力占21%,礦物油及其產品和煤炭各占16%,是德國最重要的工業能源。俄羅斯的東西不讓買,之后的問題就接踵而至。歐盟很多基礎設施已經棄用許久,重啟需要時間;而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歐洲的,基本都是頁巖氣,本身并不環保,用這樣的碳中和能源,不是在打歐盟自己的臉嗎?
         
        除了美國以外,歐盟又把希望寄托到非洲阿爾及利亞等國。意大利跑去阿爾及利亞買天然氣,西班牙馬上甩臉色鬧情緒,打亂人家的生產節奏,還會引起價格競爭。非洲油氣儲量大國,普遍生產能力不行,技術、運營這也不是一兩下就能學會的,再多建洲際管道,要多花錢不說,沒個三年五載還別想使用。歐盟著急上火,除了怕油氣斷供以外,還有就是價格因素了。去年以來的能源價格翻了4倍,糧食,原材料也一路看漲。山姆大叔這邊又從倉庫搬出祖傳的鐮刀不斷加息,人家是收割世界財富的,本國的通脹沒不下來也沒關系??蓺W盟要是在年內跟風加息,若通脹沒下來,卻引發南歐新的債務問題,那就麻煩大了。暫時的困難,并不會讓歐洲放棄碳中和這個大目標,只是減緩推遲。再強調一遍,這是基于經濟戰略的政治主張,不會說變就變的。新興市場國家碳中和的態度包括俄羅斯、中東國家在內的歐佩克主要油氣出口大國認為,國際能源低碳轉型加速推進將嚴重威脅油氣出口國的經濟支柱,進而影響社會及國家安全。但在全球減排大趨勢下,也不得不提出本國碳中和的目標,起碼要做做樣子,給國民交差。印度認為,碳中和目標政治意義大于實際,印度總理莫迪在COP26期間提出到207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東盟大國印尼一方面提出碳中和目標,“到2030年實現碳達峰、2070年實現凈零排放”的目標,另一方面又明確表示不會以犧牲經濟為前提追求更為激進的氣候目標。拉美國家智利、哥倫比亞、哥斯達黎加、危地馬拉、巴拿馬和秘魯等中型經濟體,在氣候變化議題上態度積極。但大型經濟體則態度消極,巴西曾一度揚言要追隨特朗普退出氣候協定,阿根廷和以委內瑞拉為首的美洲玻利瓦爾聯盟等,則堅持要保留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權,要求發達國家承擔歷史責任率先采取減排行動。“碳中和”的未來一定和強權崛起并行,它是小區域內的政治選擇,然后再放大到全球范圍,去建立全球化通行的游戲規則,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根據產品“碳足跡”征收不同的“碳稅”。具有低碳生產能力的國家,就會在市場競爭中占據絕對的優勢,掌握像“石油美元”一樣的主場優勢。2021年7月,中國建立了自己的全國性碳交易所——上海碳交易所。截至2021年11月16日,全國碳市場共運行80個交易日,碳排放配額累計成交量2703萬噸,累計成交金額11.93億元。我國碳配額現貨交易量是同期歐盟碳市場的4倍,韓國市場的18倍,位于全球主要碳市場首位。美國雖然很早就建立了芝加哥氣候交易所,但已停運很久,其區域性的碳交易市場發展還不是很積極。
         
        短期內,我國能源消費將依然以煤炭為主導。2021年,中國每年消耗天然氣達3600億立方米,伴隨中國“雙碳”工作的推進,對天然氣的需求每年以10%-14%的速度遞增。與英國長期依賴于現貨市場“撿漏”式購買截然不同,中國進口天然氣主要依賴長期供貨合同,早在2014年中俄兩國就以0.35美元/立方米的價格訂立超過4000億美元的天然氣合同。2021年12月中國液化天然氣現貨價格比11月大幅下降45%,與歐洲市場形成巨大反差。能源“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更放心。傳統能源逐步退出,是需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的基礎之上的。為盡早達成“雙碳”目標,我們的能源企業也要加快研發風電、光伏、生物質能等多種清潔能源,步步為營,穩扎穩打,以改革目標引導技術發展,以科技成果實現低碳用能,逐步降低我國能源對外依存度高的局面,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總之,“碳中和”絕不僅僅是為了能源轉型這么簡單,也不單單是愛護地球的低碳環保這么幼稚。畢竟人類毀滅不了地球,最多也就是自毀前程。所以,即便歐盟“碳中和”玩崩了,中國一樣會繼續推進,為人民幣的崛起添磚加瓦。

        省區市分站:(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各省會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場,碳平臺)

        華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莊保定、山西太原、內蒙】東北【黑龍江哈爾濱、吉林長春、遼寧沈陽】 華中【湖北武漢、湖南長沙、河南鄭州】
        華東【上海、山東濟南、江蘇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溫州、福建廈門】 華南【廣東廣州深圳、廣西南寧、海南??凇?/span>【香港,澳門,臺灣】
        西北【陜西西安、甘肅蘭州、寧夏銀川、新疆烏魯木齊、青海西寧】西南【重慶、四川成都、貴州貴陽、云南昆明、西藏拉薩】
        關于我們|商務洽談|廣告服務|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批準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信息部 國家工商管理總局  指導單位:環境保護部 國家能源局 各地環境能源交易所
        電話:13001194286
        Copyright@2014 tanpaifang.com 碳排放交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家工信部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6041442號-7
        中國碳交易QQ群: 6群碳交易—中國碳市場  5群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成人午夜视频在线观,和小姪女保持性关系故事,按摩japanese少妇
        <form id="vdfdb"></form>

        <address id="vdfdb"><listing id="vdfdb"><meter id="vdfdb"></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dfdb"><listing id="vdfdb"><menuitem id="vdfdb"></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vdf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