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dfdb"></form>

<address id="vdfdb"><listing id="vdfdb"><meter id="vdfdb"></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dfdb"><listing id="vdfdb"><menuitem id="vdfdb"></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vdfdb">

        碳經濟元年,有關“雙碳”的布局在全國迅速鋪開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張智2021-12-28 11:38

        “我們‘雙碳’目標的實現,要同時兼顧經濟發展、結構轉型和碳排放的多重目標,不能僅僅從碳排放單純的目標考慮,要結合經濟增長和結構轉型。比如,從目前能源消費總量結構,二次能源消費總量占比和重化工業能源消費比例來看,我們要兼顧經濟轉型和碳排放之間的關系。”在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和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聯合主辦的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宏觀經濟熱點問題研討會上,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閆衍表示。
         
        在他看來,從長遠來看,碳達峰、碳中和對中國肯定是個利好的因素;但從短期來看,可能會對經濟增長造成一定的挑戰。
         
        最近剛剛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要求,要推動碳達峰、碳中和,同時也要通過科學的考核,使過去能耗雙控減排政策逐步向碳排放總量和碳排放強度雙控政策進行轉變,要做好頂層設計和統籌協調。
         
        比如,適度超前投資,加大新能源等領域基礎設施的建設;促進能源轉型,以及相關的能源基礎設施的建設。“減排是在增長中碳達峰,要避免減排上的碳達峰,我們要實現的是增長中的碳達峰。”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表示。
         
        在他看來,當前,我國應該注意“雙碳”經濟發展的節奏,不能急于求成,要有序、量力而行,這樣才能夠行穩致遠。
         
        加大綠色基建
         
        去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正式宣布,中國要在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此后,又發布了具體路線圖,推動建立雙碳的“1+N”政策體系。
         
        按照計劃,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要提高到20%左右;同時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源消耗水平比2020年下降13.5%,單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20年下降18%,到2030年比2005年二氧化碳排放總量要下降65%以上。
         
        當前,“雙碳”目標已經成為新發展階段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核心議題。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所的所長張永生看來,十八大以后,我國的發展理念發生了改變,商業模式、組織模式、體制機制都隨之變化。到下一階段,不光是產業升級,還有整個發展方式的變化,所以我們提出“新發展理念”。
         
        目前來看,碳達峰和碳中和的政策對中國的經濟增長既帶來了機遇也帶來了挑戰。
         
        “從挑戰角度來看,目前我國產業結構主要還是以第二產業為主,大量重化工對能源投入要求比較高。目前我國第二產業能源消費占比是在逐步下降,但仍然居于高位,2019年占比將近68%。后續隨著重化工業占比下降,能源消耗比例、總量也會下降,但總體而言還是比較高的。從碳排放總量來看,第二產業占比超過了八成,達到了85%。”閆衍表示。
         
        這種情況下,對控制和減少碳排放對控制重化工影響會造成一定的約束。同時如果要提高清潔能源的占比,必然會導致清潔能源成本上升對經濟增長的影響。企業的成本也會上升,碳交易將綠色成本顯性化以后,未來隨著碳交易成本納入企業的成本核算,必然會增加企業的生產成本和運營成本。
         
        “加大綠色復蘇的投入,對于投入企業來講是一種負擔,因為要想進行這些綠色技術的投入,馬上產生收入效應和市場效應是很難的。因為我們整個綠色技術的改造需要相對漫長的過程,它比我們傳統的技改可能還要長。”劉元春表示。
         
        但從機遇角度來看,一方面“雙碳”目標能夠拉動相關產業投資,尤其是新能源領域替代性投資和新能源轉型拉動的連帶性的投資,必然會帶動相關投資,從而對經濟增長產生正面影響;另一方面,也會倒逼相關行業技術革新,使低碳技術和碳吸收、碳中和技術成為未來整個能源技術進步的主要標志。這些技術進步也會對經濟增長產生正面促進作用。
         
        能源結構轉型需繼續發力
         
        長期來看,在碳達峰階段,“雙碳”目標和GDP增長目標之間有比較強的相關關系,碳達峰以后,從碳達峰到碳中和階段,“雙碳”目標實現和經濟增長之間就會逐步脫鉤。
         
        行業內人士指出,在推進碳減排或者“雙碳”目標過程中,要充分考慮中國經濟發展階段的特殊性,一方面是中國經濟的體量大,碳排放的總量高,雙碳時間相對比較緊,因此壓力較大。
         
        2020年,我國碳排放達98.94億噸,占全球比重將近31%。目前來看,我們國家單位GDP碳排放總量是在下降,但總體而言也面臨時間緊,任務重的壓力。
         
        特別是煤炭和石油這些能源所相關的行業及煤耗比較大的相關行業,可能面臨比較大的調整壓力。其中,熱力、電力、鋼鐵、非金屬碳排放的總量已經超過了80%。因此,這些行業未來面臨比較大的調整壓力。尤其電力和熱力行業碳達峰超過47%,未來面臨比較大的排放壓力和能源結構轉型的壓力。
         
        閆衍注意到,在過去一年,部分地區對高碳行業的限產、限電或者關停措施,對高碳行業產生了影響。運動時的減碳,疊加疫情的沖擊,對工業生產和經濟修復也產生了沖擊,拖累了工業生產的修復。
         
        “‘雙碳’背后不是能源問題,背后是發展方式轉變問題,它不僅是中國的問題,而是全球問題。十年前的2009年,所有的國家都認為減排是個負擔,但當前,130多個國家承諾‘碳中和’。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大家意識到了氣候危機,但更多則是大家看到減排背后巨大的機遇。當前,工業革命以來建立的傳統發展方式正在發生變化,很多基本概念都要進行重新思考。”張永生表示。
         
        在張永生看來,討論“雙碳”問題時,一定要明確這是個戰略目標,會有短期的影響或各種各樣的問題。過去一年,中國提出“雙碳”目標以后,從全國開始積極響應到不斷地試錯,不斷地糾偏,最后到中央出臺《關于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雙碳工作的意見》,標志著整個“雙碳”工作經過摸索、探索以后走向了正軌。

        省區市分站:(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各省會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場,碳平臺)

        華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莊保定、山西太原、內蒙】東北【黑龍江哈爾濱、吉林長春、遼寧沈陽】 華中【湖北武漢、湖南長沙、河南鄭州】
        華東【上海、山東濟南、江蘇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溫州、福建廈門】 華南【廣東廣州深圳、廣西南寧、海南??凇?/span>【香港,澳門,臺灣】
        西北【陜西西安、甘肅蘭州、寧夏銀川、新疆烏魯木齊、青海西寧】西南【重慶、四川成都、貴州貴陽、云南昆明、西藏拉薩】
        關于我們|商務洽談|廣告服務|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批準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信息部 國家工商管理總局  指導單位:環境保護部 國家能源局 各地環境能源交易所
        電話:13001194286
        Copyright@2014 tanpaifang.com 碳排放交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家工信部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6041442號-7
        中國碳交易QQ群: 6群碳交易—中國碳市場  5群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成人午夜视频在线观,和小姪女保持性关系故事,按摩japanese少妇
        <form id="vdfdb"></form>

        <address id="vdfdb"><listing id="vdfdb"><meter id="vdfdb"></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dfdb"><listing id="vdfdb"><menuitem id="vdfdb"></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vdfdb">